阿拉善之春
2019-10-25 10:41

阿拉善之春

本文來自公眾號: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程維,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今年國慶期間,內蒙古沙漠內一場香艷的故事,揭開了國內一家上市公司在內蒙古阿拉善沙漠內淘金夢碎的故事。這兩場故事之后,阿拉善沙漠(巴丹吉林沙漠、騰格里沙漠和烏蘭布和沙漠)的知名度在一夜之間得到巨幅提升,大致1000平方公里的沙漠不毛之地,可能在未來迎來旅游業的春天。


《等深線》記者的調查顯示,這場“盛宴”背后的支撐,是阿拉善英雄會靠高達40億元至120億元的投資墊底。但是,這些投資的來源及其間的運營、并購重組,卻懸疑重重。


2015年底并購顧地科技,并成為顧地科技實際控制人的任永青,因通過關聯公司炒作顧地公司股票等事宜,于2019年6月6日受到中國證監會的行政處罰并公開譴責。顧地科技在阿拉善英雄會中的投資及并購重組事宜,仍有待監管部門進一步調查。


顧地科技的身影尚未淡去,一家做大數據的公司中電智云控股有限公司入局。這家注冊資本只有1.6億元且實際到位資金只有5500萬元的公司,如何幫助阿拉善左旗(記者注:阿拉善盟下設左旗、右旗,旗大致與內地的縣相當,左旗位于東側,左右旗的主要區域均為沙漠)化解在該項目中可能存在的至少十幾億元代建債務問題,需要進一步觀察。


這意味著,國內那幾百萬名越野愛好者,明年想要像今年一樣繼續撒個歡,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


英雄會“英雄”


10月9日,位于內蒙古阿拉善左旗市區西偏南50公里的沙漠深處,阿拉善英雄會所在區域,下起了小雨。


雨量不大,但雨水所及之處,金黃色的沙漠變成了土黃色。加上天空中與國內其他地方下雨時類似的薄薄的烏云,繪出了平常少見的沙漠下雨圖景。


沙漠本來就是少雨之地,但比起10月9日17時的阿拉善英雄會的游客或會員人數,已經很多了。此時,占地長約3公里、寬約2公里的阿拉善英雄會的游客或會員人數,為零。這跟此前幾天的國慶期間,該處據稱集納了40萬輛車及大致130萬人相比,形成了強烈反差。


阿拉善英雄會是國內一個名氣較大的越野愛好者組織“越野e族”(在工商注冊及其他合作場合使用“越野一族”等稱呼)與國內上市公司顧地科技(002694.SZ)合作搞的一個項目。這個項目大致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夢想沙漠公園”,另一部分是“航空小鎮”。整個項目一期投資40億元,計劃總投資120億元。


10月9日時,夢想沙漠公園的幾個大門口都拉上了柵欄,禁止汽車駛入。公園大門高約40米,共有4個朝向西北方向的這一規格的大門,一字排開。今年國慶期間,一些網絡流傳的身材姣好的年輕女性站在車頂扭動身體熱舞,其背景就是這4個大門之一。這4個大門的左右兩邊,各有多個其他車輛道路入口。


“這里一年中只開放5天。”守門的保安說,其他時間都不對外開放。


2019年“十一”長假期間,大致40萬輛車,130萬人赴內蒙古阿拉善左旗內的騰格里沙漠,在其中的一個名為“阿拉善英雄會”的活動內,留下了一些令人廣為關注的事宜。圖為該次活動場所內的一處看臺后側的噴繪圍擋。其中的“英雄本色”四個字,尤為醒目。 《等深線》記者 程維 攝影


他表示,為什么不對外開放?因為這個場地目前只用于搞阿拉善英雄會活動,這個活動每年只有5天活動期,活動期完了,人員就全部撤走了,很多舉辦該活動的設備、設施也都全部撤走了。


他說,本次活動不計搭臺等工作人員,僅服務人員的數量就多達380多人,但是5天活動之后,他們都會散去。絕大部分為本次活動服務的人員,都已經在10月5日后,陸續收拾、整理東西,離開了“夢想沙漠公園”。


參加該活動的車輛,需要購買門票。車輛門票是120元/車,其官方說法是,這120元是“車輛保險費”。留守夢想沙漠公園的保安稱,今年來的人特別多,最初的門票高達1200元至1300元,之后逐步下降至200元左右。


因阿拉善英雄會組委會拒絕受訪及發表評論,因此該保安的這一說法暫無法得到印證。


該組委會此前發布的公開信息稱,如果要參加該活動的賽事,每車需要另繳納400元至800元不等的報名費,不同的賽事,報名費不同。個別賽事如組隊參加,不同的賽事每隊900元至1800元不等。


住宿方面,按蒙古包計算,大的蒙古包能住8至12人左右,小的蒙古包只能住2至4人。除蒙古包外,還有一種有點像半個“藍球”的膠囊狀的星空房可租。


星空房直徑約2.5米,內設1.5米寬床一張,床身及靠板為南亞天然藤編,有2張南亞天然藤編休閑椅及圓形小茶幾1個——最有價值的是,這個星空房除構件外,四周及頂部全是類似有機玻璃的板材,全透明,但只能從里面看到外面,無法從深藍色的球狀物外看到里面。但無法確定其隔音性能。


阿拉善英雄會內的蒙古包,除沒有衛生間及浴室外,床、床上用品及椅子茶幾按星級賓館標準配備。不過這些蒙古包并非永久性設施,5天的活動完后,工作人員就開始撤場。    《等深線》記者 程維 攝影


住宿區位于夢想沙漠公園的東北側,大致有8個直徑約20米的大蒙古包,100多個直徑12米的蒙古包,以及近30個迷你星空房。幾位保安及其他工作人員9日、10日均未能給出大蒙古包、小蒙古包及星空房的日租價格及變化情況。


其他非官方視頻顯示,2人間價格為每天680元,4人間與2人間的蒙古包一樣大小,只是多擺了2張床,價格為900多元。大蒙古包內的多人間能住8至10人左右,價格為2000多元。蒙古包外有水電及簡單洗漱設施。衛生間設立在住宿區外的永久廁所內,10月10日時,該住宿區內的廁所均鎖上了門,無法確認里面是否有洗浴設施。


2017年時,該活動的12米直徑的蒙古包內的設施按照酒店標準設施配備(無沐浴及衛生間設施),可供2至6人居住,日租價格是每天2180元至3680元。


10月10日時,各蒙古包內的設備設施已經開始清空,裝車拉走,一些已經裝車的蒙古包內的床墊,是厚度為8厘米泡沫外包牛津布,寬度僅為1.2米左右。此前的一些照片及視頻顯示,這些蒙古包內,均鋪設有臨時的深紅色地氈,配備有2張或4張床,每個蒙古包內配置有2張休閑椅及一個圓形小茶幾。


本次引人關注的一些多人視頻的背景,與蒙古包及星空房無關。


這些蒙古包及星空房共計能住4000多人,與會的絕大多數人,要么在沙漠公園附近的沙漠或道路、車上露營,要么趕回50公里外的阿拉善左旗內的賓館住宿。


阿拉善左旗市區內的一家賓館前臺人員稱,英雄會期間,阿左旗(當地對“阿拉善左旗”的簡稱)內的酒店爆滿,價格基本都翻一番以上,還得提前預訂,如平常200多元的房間,在英雄會期間,起價都是400多元,還必須在10月1日前提前搶訂才有機會訂到。


“夢想”遇寒冬


據本次活動此前公布的信息,“2019阿拉善英雄會”規劃了6個美食大棚(位于英雄大道),預估有200多個美食展位,其中,蒼天大漠廳能同時接納100張桌餐(10人桌)。這一餐食供應水平,遠遠不足以支撐130萬人的餐飲需求,更多的人只有靠干糧及水充饑。


常跑越野的人,有一句行規:“自帶干糧。”


這句話飽含深意。


至10月10日時,夢想沙漠公園內的一些主要的活動大棚及搭建物,已經拆掉運走了大部分,這些搭建物包括指揮中心、新聞中心、美食中心、土特產銷售中心,以及各活動場館和標志物等。


夢想沙漠公園內固定建筑并不太多,主要是道路、欄桿,以及少量房屋或一些分布在各項目的賽道等基礎設施以及簡單的附屬建筑。相對較大的固定建筑,是位于該項目北側航空樂園的大致6層樓高建筑,該建筑長約120米,寬約76米。該最大建筑的北側,有一條東西向的,長約2.4公里的簡易機場跑道。


臨時建筑及搭建物拆走后,夢想沙漠公園四處顯得空蕩蕩的,多數項目內只剩框架和四周的道路或圍墻。10月10日下午時,偶爾有一些路過此處的車輛會繞進該項目內看看,但基本沒有什么可玩的項目,除保安及20多位散布在6平方公里各處的拆場工作人員外,很難再看到其他人。


“等明年國慶再來吧。”一位守門的保安善意提醒道。


“一年5天營業制”,給夢想沙漠公園項目的盈利能力帶來了很大挑戰。


《等深線》記者的調查顯示,投資40億元(號稱),一年只營業5天的阿拉善英雄會,其主要收入來源于該活動的贊助費用。但是,2018年后,國內汽車市場開始走滑鐵盧,廣告及對外贊助投放巨幅下滑,該年度有部分小品牌汽車廠商,如重慶銀翔、力帆汽車等,不得不停產或資產重組。至2019年時,大汽車廠商銷量也出現大幅下滑,國內一大批小品牌汽車廠商生存艱難,出現大面積汽車企業重組。


阿拉善英雄會的營利模式,主要靠汽車廠商及相關產業鏈的贊助支撐。會員及游客的120元門票或參加活動的幾百元費用,以及有限的住宿條件,基本完全無法平衡掉舉辦這場活動的各種搭建、推廣及運營成本。自2018年起,國內汽車產業遭遇寒冬,阿拉善英雄會原有“1年只營業5天”的運營模式遭受重大挑戰。   《等深線》記者 程維 攝影


投資該項目的顧地科技2019年半年報顯示,2019年前6個月,該公司在賽事文旅業(主營業務)上錄得的營業收入僅為50.41萬元。與上年同期相比,下滑了95.56%。該公司給出的文旅板塊營收巨幅下滑的原因是:“賽事文旅板塊子公司廣告收入下降。”


由于阿拉善英雄會每年只在下半年舉行一次,因此其營收產生時間為下半年。顧地科技2018年年報顯示,其該年度體育賽事板塊的營收為4124.87萬元,但該板塊的營業成本卻高達5875.87萬元,倒虧1700多萬元,毛利率為-42.45%。


該公司在2018年度報告中稱,公告文旅板塊業務收入未達預期:受汽車廠商對廣告及宣傳活動投入減少、重大資產重組項目終止,以及文旅板塊核心業務人員離職等因素影響,文旅板塊收入出現了大幅下降。


顧地科技其實此前只是一個生產PVC管道的企業。


2016年7月,顧地科技與北京越野一族(北京)投資有限公司及另一家公司,發起設立越野一族體育賽事(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體育賽事公司”),顧地科技出資9180萬元,持股51%。


2016年之前,顧地科技在體育賽事項目中的收入為零。此前,該公司也沒有體育賽事這項業務。2016年10月,體育賽事公司參與了第11屆阿拉善英雄會。該年度顧地科技就從體育賽事領域獲得了6113萬元的收入。


這一年,顧地科技在體育賽事板塊的營業成本僅為570.82萬元。也就是說,剛接觸體育賽事(實際上是汽車體育賽事)的顧地科技入行的第一年,就大獲成功,最關鍵的是,該年度該公司的體育賽事的毛利率高達90.66%。


2017年阿拉善英雄會建立初期時的衛星圖,這個項目除道路(含跑道)、場地、水電等基礎設施外,房屋等固定建筑非常少。該項目2016年大幅盈利,刺激投資商在2017年大干快上,可能包括顧地科技在內的兩家投資商(另一家可能是看上去與顧地科技無資產關聯的“夢想航空”)給出了120億元的投資計劃。但該項目2018年就遭遇寒冬。  《等深線》記者 程維 攝影


2017年5月,顧地科技新設立全資子公司阿拉善盟夢想汽車文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夢汽文旅”),注冊資本為9000萬元。同年,顧地科技在體育賽事板塊錄得2.93億元營業收入,比2016年的6113萬元有巨幅增長。


設立夢汽文旅的目的,就是在阿拉善左旗沙漠內,初期投資40億元,計劃投資120億元,建“阿拉善英雄會”項目。


實際上夢想沙漠公園的建設時間是2016年,并不是顧地科技公告的2017年設立夢汽文旅,并開始投建夢想沙漠公園。


2015年12月27日,山西盛農投資公司(以下簡稱“山西盛農”)出資11.38億元,收購顧地科技的27.78%股權,成為顧地科技的擁有單一表決權的最大股東。本次收購完成后,第二大股東廣東顧地塑膠有限公司僅持股8.36%。


這意味著,其實阿拉善英雄會項目,只是顧地科技的新控股股東山西盛農入主后,才裝入該公司的一個時髦項目。


據此前的媒體報道,越野e族阿拉善夢想沙漠汽車航空樂園計劃總投資120億元,分3年進行,以賽事IP為引領,建設成賽事+旅游的綜合性主題樂園,游客接待量將達到150萬人次。該項目前期投資為40億元。


錢從何來?


年報顯示,2017年,顧地科技累計在“阿拉善沙漠夢想汽車航空樂園-汽車樂園(互動娛樂區)建設項目”(記者注:現阿拉善英雄會)上,投入了4.21億元。2018年,該公司在該項目中累計投入了5.69億元。


本屆阿拉善英雄會的組委會辦公室設在阿拉善左旗錫林南都右側的一處冷清的商業街東側,這是夢汽文旅的注冊地。該辦公樓為一處3層樓高的單體樓,外覆玻璃幕墻,外觀時尚、大氣。


進入該樓后,前臺無接待人員。做清潔的阿姨稱,早就沒有前臺人員了。辦公室內略顯凌亂,6位工作人員在一樓右側大廳內設置的辦公區域內辦公。其中一位約55歲的持北京口音的中年男子稱,他們是阿拉善英雄會組委會的人員,夢汽文旅“已經沒有工作人員在這里辦公了,我們把這里征用了”。


辦公樓2樓內的兩位青年男子向記者確認,一樓一位姓趙的男子,是主導操辦本屆英雄會的中電智云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電智云”)的人。


熱詞“阿拉善”


 “親愛的,這事你不能打聽,我們只是來幫助地方政府解決債務問題的,如果你再不出去,還要在這里問,我就叫保安請你出去了。”一樓的55歲左右持北京口音的中年男子一邊喊著“親愛的”,一邊對記者說著威脅的話,推著記者的脊背,與一樓的另一位青年男子一道,將記者半推半請地,弄到了該公司辦公樓外40米的地方。


這樓,其實并沒有保安。


“你剛才提到,使用這個辦公樓是‘征用’,為什么是征用?夢想沙漠公園原計劃120億元的投資是否會繼續或調整?”


該55歲中年男子頭一擰,答:“我們就是征用。”但配合其請出記者的另一位年輕人似乎覺得此說法有所不妥,立即補正道:“我們只是借用,借用。”


至記者發稿時止,顧地科技一直沒有就自己過去幾年轟轟烈烈地號稱初期投資至少40億元至50億元的項目,已失去控制權或已經簽署重組協議的情況,予以公告。


10月16日上午11時,該公司公布的證券事務公開電話無人接聽,因此暫無法獲得該公司對阿拉善英雄會及相關項目的評價。


據“阿拉善發布”2019年8月6日公布的官方信息《2019年阿拉善英雄會項目簽約儀式在巴彥浩特舉行》稱:“近日,2019年阿拉善英雄會項目簽約儀式在巴彥浩特舉行。中電智云控股有限公司與阿拉善盟文化旅游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阿左旗政府共同簽訂阿拉善英雄會夢想公園的重組三方協議,進一步推進阿拉善夢想汽車航空文化主題樂園市場化運營,促進阿拉善汽車文化、體育旅游產業發展。”


“FB”二字,十幾年前源自經常出游者戲稱“腐敗”一詞的拼音字首,與外出HAPPY(英文的開心、高興)同義。投建夢想沙漠公園的阿拉善盟夢想汽車文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起碼顧地科技的前期公告是這么說的)注冊地。來自中電智云的工作人員自稱“征用”了該場地,并一邊習慣性稱呼記者為“親愛的”,一邊威脅要喊保安,并以手推背,將記者請出了該辦公樓。     《等深線》記者 程維 攝影


中電智云的官方網站顯示,該公司設立于2014年5月,注冊資本為1.6億元,是一家提供云計算服務的公司,其企業介紹中稱,共計可承載11.6萬臺服務器。


中電智云網站公布的聯系電話尾號為7643,其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該公司不接受媒體采訪。不過,隨即他又回電,詳細詢問了記者的單位及姓名、電話。不過,至本稿發稿時止,中電智云方面未對記者的采訪作出回復。


阿拉善左旗宣傳部長王多富10月10日對《等深線》記者稱,他不知曉有關夢想沙漠公園的重組協議及具體內容。但當時通往阿拉善英雄會的公路,是他時任左旗交運局局長時修建的。


王多富說,該公路為穿沙公路,是一條“超大號的一級公路”,計劃未來會向西貫穿阿拉善左旗沙漠,對接甘肅武威高速。該公路是按“超一級”公路修建的,通行時速可達100公里,該公路首期招標長66公里,總投資16.7億元。該公路的前期26公里可用于為阿拉善英雄會項目配套。這26公里,24小時施工,僅用1年時間就建成了。


記者實地看到,該穿沙公路為雙向6車道,與原有的2級公路的2車道相比,該路寬而平直,原有的2級路,則基本順沙漠中的小丘起伏或曲折而建。


修建這條道路的動因是,2016年舉行阿拉善英雄會時,來了一位領導,這位領導稱,活動場館建得不錯,但通往該場館的那條2級路太窄了,與該項目未來在活動期間吸引150萬人的目標不相匹配。


這個看上去的永久建筑特別是房屋稀少的阿拉善沙漠公園,投入最多的,應屬道路了。可惜,這些道路居然可能不在顧地科技2018年及此前投入的5.69億元產生的資產之列。后來顧地科技曾試圖出資14.79億元向另一個沒有資產關聯的“夢想航空”購入這些道路資產及其他關聯資產,稱其為資產重組,后失敗。  《等深線》記者 程維 攝制


王多富說,一般人可能認為,在沙漠中修建公路很難,因為路基是沙子,很不穩定,會加大路基建設的難度。不過當地總結出一條經驗,沙漠中的沙子和其他地方的沙子不一樣,推一層沙,澆一層水,壓實,就會變得很結實、穩定。然后直接在上面澆筑瀝青路面即可。他說,在沙漠中修路,成本較低,每公里只需要2500多萬元。


該道路修通后,阿拉善左旗沙漠旅游的交通問題得到重大改觀,阿拉善已有機場,游客可以直飛阿拉善,然后租車進沙漠撒歡。不過記者發現,目前阿拉善機場的航班較少,且當地的租車公司基本沒有能直接開進沙漠沖沙的車型,基本都是轎車和商務車,這兩類車輛無法開進沙漠沖沙。


阿拉善左旗方面未能提供當地旅游發展規劃的具體內容,但當地一些官員認為,盡管阿拉善視頻事件有些負面,他們不愿就此評價,但其中個別人的行為不是主流,更多的人知曉了阿拉善沙漠,未來阿拉善會迎來旅游業發展的春天。


《等深線》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盡管阿拉善事件暫告一段落,但有關此事的一些重大懸疑,仍有待進一步厘清。


其一,顧地科技稱其舉資40億元投建阿拉善夢想沙漠公園及航空小鎮(當地共稱“阿拉善英雄會”),其年報顯示2018年前投入了5.69億元,明明自己公告是“自建”的(另一些公告稱是委托阿拉善當地一家國有公司代建的),但2017年12月,這家公司卻又公告稱,要耗費14.79億元,從一家沒有資產關聯的公司——阿拉善盟夢想航空文化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夢想航空”)手中,購買該項目的“汽車樂園(互動娛樂區)的基礎配套設施(汽車樂園基礎設施項目)和航空小鎮建設項目展廳及園區道路部分(航空小鎮建設項目),上述標的均為夢想航空委托阿拉善文旅投(記者注:阿拉善盟文化旅游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代為建設”。


其收購報告還明確,本次收購的“標的資產涉及項目屬于夢想航空的組成部分”。


這是一堆一鍋粥一樣的信息。如果不是粥,至少是漿糊。


夢想航空雖名字與夢想沙漠公園相近,但在資產關系上,實際上卻與顧地科技和夢想沙漠公園無關。此外,顧地科技從來沒有公告或說明過,其前期已經耗費5.69億元投建的夢想沙漠公園,其實并未包括該園區的道路及航空小鎮等——也就是說,有另一家名字相近的,但卻與該公司毫無資產關聯的夢想航空幫著做了這些事,然后再把它們賣給顧地科技。


問題在于,顧地科技之前公告稱,這個項目是該公司委托阿拉善文旅投建的,還投了5.69億元。


其二,《等深線》記者在夢想沙漠公園內看到,除道路、各板塊的圍欄,以及每個板塊內的零星建筑物外,實際上該板塊內的建筑物并不多。如果該項目的道路等基礎設施是夢想航空委托阿拉善文旅投建的,則顧地科技此前可能在信息披露上有重大隱瞞,未提及或披露該項目中的更大筆投資,是由夢想航空投建的。


夢想沙漠公園扣除道路等基礎設施后,余下的4個大門,一些零星建筑及圍墻、欄桿,如何湊足5.69億元,是一個問題。證券監管機構應當就此展開進一步調查。


其三,2018年11月27日,阿拉善盟召開的“自治區政府新聞辦召開全區亮點工作系列新聞發布會”披露,2016年,阿拉善盟啟動實施總投資120億元、規劃建設面積31.5平方公里的阿拉善夢想沙漠汽車航空主題樂園項目,當年建成區10平方公里投入使用。


顧地科技此前的公告說,其子公司對體育賽事的投資包括夢想沙漠公園和航空小鎮,但此后又向一個沒有資產關聯的“夢想航空”出資14.79億元,收購夢想航空建造的“夢想沙漠公園的道路等基礎設施”和航空項目,令人費解。圖為阿拉善英雄會項目內最高的,也是建筑面積最大的單體樓。《等深線》記者 程維 攝影


上述兩個信息顯示,阿拉善夢想沙漠公園的實際動工時間,均為2016年。但顧地科技公布該公司投資該項目的時間為2017年。顧地科技2016年的年報中,對此只字未提。


其四,《等深線》記者實地查勘及通過衛星地圖測量顯示,該公園內長2.9公里,寬1.7公里,其內各有東西向主要道路2條,南北向主要道路2條,涉及主要道路的長度為2.9公里×4,加上1.7公里×4,合計18.4公里道路。這些道路除園區中一條2.8公里的賽道性質的道路可與阿拉善左旗修建的“超一級公路”相當,大致8車道寬外,其余道路均為普通道路,相當于2級道路,這些道路與航空樂園的長120米、寬76米的大致6層高樓房等,是如何賣出14.79億元的,仍然存疑。


如果不計簡易飛機跑道,扣除航空樂園那幢6米高的樓,這些公園內的6米寬普通道路,每公里造價竟然高達7900萬元左右,令人匪夷所思。


其五,新入局的中電智云的注冊資本只有1.6億元,天眼查顯示其實繳資本只有5500萬元,這家公司是否真有實力繼續完成阿拉善英雄會的120億元總投資計劃,仍然存疑。


阿拉善前些天的這些香艷故事,意外地揭開了這些埋在沙漠中的資本秘密。這些動輒幾十億、上百億元的資本故事,與阿拉善英雄會上的豪車、美女及逸事,均半遮半掩,低調潛行。阿拉善左旗政府代建此項目所背下的債務,是否真能快速化解,目前還是未知數。


一場喧鬧之后,沙漠重歸死寂。


本文來自公眾號: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程維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回頂部
收藏
評論11
點贊11
2018最新午夜伦理电影在线观看_韩国伦理片_秒播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