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李國慶
2019-10-24 11:47

中二李國慶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蓋飯故事TheStory(ID:gffeature),作者:唐婉婷,題圖來自:東方IC


1986年,北大還是個在校規里明令禁止學生談戀愛的地方。


這也可以理解。畢竟,那年頭哪怕穿個喇叭褲上街,也會換來路過的朝陽大媽們一句“不男不女,顛倒乾坤”的斗爭腔式指責,臨走再啐上一口:“呸,流氓”。


就是在這種時代環境里,時任北大學生代表大會會長的李國慶大咧咧地抱著一沓信封站在女生宿舍樓下,時不時落落大方地向路邊自以為偽裝得很好的情侶們遞上一個。信封上明晃晃印著幾個大字——“北京高等教育思想政治研究會”。


路過的情侶看到這幾個大字,心里暗暗犯怵,忐忑不安地接過打開一看,臉頓時憋得通紅。


業內大嘴        


當當剛上市的時候,李國慶與網友打賭當當股價如果跌破發行價16美元,我找驢踢我腦袋。 后來當當網股價跌破16美元。李國慶在深圳衛視的《百佬會》上說我現在認,愿賭服輸。大家誰來踢我一下?


中國自古有直男格言: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對李國慶來說,公司大權越來越多落在妻子手中,老婆已經不是衣服,簡直是衣食父母。而兄弟呢,如果不是連續兩次挺身而出插兄弟兩刀,公眾都快忘了江湖上還有一個懟天懟地的李大嘴了。


第一刀插在剛向婦聯道完歉的俞敏洪身上。他覺得俞敏洪“中國是因為女性的墮落導致國家的墮落”的觀點沒毛病,企業家嘛,就要敢于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這話說完后,大家都沒怎么較真,畢竟李國慶也不是第一次公開吐槽自己這個北大學弟,事就這么過去了。


還沒低調幾天,第二刀又穩穩插在剛躲過一劫的劉強東身上。李國慶說他這次只是婚外性,不是情,沒嫖娼,沒強奸,對自家太太和社會公序良俗都沒什么損害,“雖殺風景,但劃得來”。還不忘順便傳授了一把早年的騙炮經驗。


如果兄弟真是手足,那李國慶這就叫自殘,幸虧男人的兄弟和女人的閨蜜一樣,大都是說說而已。無論俞敏洪還是劉強東,在此之前,李國慶和這二位都多有齟齬。本意大概是想通過說反話再落井下石一波,沒成想,這回卻玩脫了。


沒人關心他說話的動機,輿論反饋幾乎是罵聲一片。


李國慶的微博個人簡介是“我口無遮攔,多有得罪,請海涵”,這話不是自謙。不僅他自己清楚,太太俞渝也看得明白。俞渝曾經說,“李國慶就是一個性情中人”,然后繼續解釋,這個“性情中”是“比較二”的意思。


混到自家太太能把話說得如此直白的地步,那肯定是因為李國慶口無遮攔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2010年的12月,當當以B2C第一股在紐交所成功敲鐘上市。慶功宴上,投資人老虎基金、承銷投行摩根士丹利和俞渝三方觥籌交錯,說著漂亮的場面話,沒人對李國慶異樣的情緒有覺察,但后來他自己說,“當時一看見投行的人就氣得手抖”。


李國慶為啥這么生氣?當然因為覺得自己被投行坑了。上市之前,摩根士丹利將當當的股價定為16美元每股,一直勉強維持著當當收支平衡的李國慶立馬以這個價格賣了650萬普通股出去,一共套現8千多萬。結果錢還沒算清,股市開盤了,當當的股價蹭蹭蹭地漲到24.5美元,截至收盤,又漲到了29.91美元。開盤當天,股價總計上漲86.94%。


回去之后,他終于憋不住了,以往凡事都要和俞渝商量,這次算是破例:“王八蛋們明知次日開盤就會20億;還定價16,也就11億。次日開盤,CFO被股價嚇得尿急,我說忍了這口氣,過了靜默期,我再操你媽了個x”。


大學時期,李國慶喜歡崔健,故而哪怕是一段諷刺投行壓低當當IPO發行價的罵街話語,看起來都像是自帶節拍韻律。


很快,一位自稱是“摩根士丹利工作人員的”微博用戶出現,對李國慶的指責進行逐條回應。或許是因為仍不解氣,還反過來質疑當當的經營問題。


摩根士丹利被圈內昵稱為大摩。投行的江湖不好混,除了不動刀棍之外,論競爭之慘烈、手段之下作,古惑仔也要認輸。大摩的人能是省油的燈嗎?公事談完,這位女工作人員繼續朝著下三路走,攻擊李國慶的婚姻和私德。


李國慶倒是不顧身份,頂著黃V跟這位來路不清不楚的微博用戶你來我往拉鋸月余,基本上是把雙方的親戚都問候遍了,罵到兩個人都筋疲力竭,才漸漸偃旗息鼓。


中國一直沒有自己的世界級投行,國內公司想海外上市,抱大投行的大腿都來不及,更別說問候人家母親。一時間,李國慶成了令人側目的“罵投行第一人”。而時至今日,已經沒什么人還記得那位“大摩女”,眾人沒法忘掉的是,一月的時間,李國慶生生把當當的市值懟掉20億。


但也不是全無好處。“大戰大摩女”事件后,中國數億網民也因此知道衣冠楚楚的商界精英群里出了個口無遮攔的李國慶,他的微博粉絲因此暴漲。


果然沒讓粉絲們失望,幾個月后,李國慶又將正在過第一個本命年的阿里巴巴拉進了戰場——2011年315晚會前,李國慶一連發了好幾條微博吐槽淘寶假貨泛濫。


經過數輪叫陣,支付寶的白鴉(現為有贊CEO)在微博設賭,說俞渝無法忍受李國慶,后者會被離婚,被下崗。


白鴉不是無名之輩,雖然現在有贊因為從服務到商品各種問題被吐槽的很多,但他在中國互聯網的用戶體驗設計圈可是大神級人物和布道者的角色。李國慶一點也不在乎,不慌不忙地在下午兩點回了一條:“估計您要輸,剛交了公糧,挺HIGH的”。


特立獨行        



1997年,李國慶創辦當當網之前苦讀MBA。


1964年的國慶節,北京城里正轟轟烈烈地進行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5周年大閱兵,大街小巷一派肅穆祥和。李增雙就出生在這么個普天同慶的日子里。


生在國慶節,是喜上加喜。所以樸實的爹娘就給他起了個小名叫“國慶”,后來“國慶國慶”地叫順口,大名反而漸漸沒人再喊,“李增雙”就理所當然成了“李國慶”。


那個年代,“五講四美”、“雙增雙節”的口號鋪天蓋地,所以從本質上講,換個“國慶”的名字,也并無任何根本上的不同——它們都帶著深刻的時代烙印。


雖然家境普通,但說到底,北京是文化名城,又是紅色首都,李國慶小時候也是個愛看書的文藝少年。只是那時的書還是奢侈品,不興買,興租。不算闊綽的小學生李國慶就每天省下3分錢的冰棍錢,跑去租書看。在70年代北京前門的新華書店,經常能看到他來去匆匆的身影。


后來,可能是因為北京城的夏天這么熱,老不吃冰棍也不是個事兒。李國慶就跑去了離家不遠的一家叫“少年之家”的圖書館,死皮賴臉地求館里的老師答應了讓自己做圖書管理員。這個決定,不僅僅是給他省下了冰棍錢,從某種意義上講,也影響到他未來的人生路徑。


在這里,他看了一本據說對自己影響非常大的書——羅曼·羅蘭的《約翰·克里斯朵夫》。主人公是一位迫切地渴望被社會認可,而后又迫切要反叛主流認可的角色。他在李國慶心理種下了英雄主義的種子。


所以也就可以理解,李國慶后來在大學和商場里老想標新立異,動不動就踹人一腳的行事風格,多半事出有因。


1983年,李國慶以第一名成績考入了北大社會學系,成為北大社會學重建以來的第一屆學生,再晚幾屆、后來被神奇地稱為“出行教父”的李斌,是他同門師弟。當時的校長丁石孫評價他:李國慶很鬧,但都是正統地鬧。


這話說在李國慶大三的時候——當時北大宿舍樓的電話壞了,好幾天也沒人來修。李國慶知道后立馬氣勢洶洶跑去總務處,推門一看,“校長也在哈,校長您好。”


寒暄完畢,轉身就換了張臉,開始質問總務長:“宿舍電話壞了為什么老不給修?”總務長皺了皺眉頭:“不修,省得你們利用電話談戀愛”。李國慶這時的反應是憤怒地用手敲擊桌子:“你這個老昏庸,你的責任是讓它暢通無阻,你管他是談戀愛還是不談戀愛?”


這話說得有節但不是很有禮,不卑卻稍微有點亢。總務長沒見過這般個性學生,一時竟無語凝噎。


李國慶不是省油的燈,更不缺那個年代里罕有的特立獨行。總之,在北大校園里,他做學生代表大會會長,貼大字報、辦演講、創立北大學生首屆藝術節。


當時號稱中國搖滾之父的崔健正被限制演出,據說是因為用搖滾風格演繹了紅色歌曲,但是李國慶還是邀請他去北大唱歌,一時間風光無限。


某天夜里,李國慶從女寢樓下路過,看到有女生因談戀愛錯過了落鑰時間,而被宿管大娘拒之門外。一種使命感油然而生,他立即走上前,大手一揮:“大娘,我是學生代表大會會長,我現在要求你把門打開,而且從此不許鎖!”


大娘不買賬,學生代表大會會長是啥官?沒聽說過啊。見官僚頭銜鎮不住對方,李國慶改用武裝斗爭,“呵,我今天還必須把你這個封建的枷鎖砸開”,說完上前一步,脫下腳上一只鞋,兩鞋底子把鎖給砸開了。親證如此天生神力,大娘驚得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英雄夢想驅使下,李國慶鐵了心要做“影響中國的100人”。大二下學期的時候,他寫下一本書,題為《中國社會改造之我見》。北大教授袁方、于光遠看后嘖嘖稱奇:“國慶,你就好好搞學術吧,我保你三十歲必成名家”。學校領導也看到了,開玩笑和他說:“你這水平,大學一畢業,我給你找個縣委書記當當”。李國慶則毫不客氣:“副書記也行,保守點”。


縣委書記自然是沒做成的,程序上講,下基層鍛煉是重用的前奏,那時的李國慶還差點火候。好在畢業之后,他還是進入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在當時,這是個號稱“中南海翰林院”的地方。


擺在青年李國慶面前的,是一派光明的政治前途。


然而,規規矩矩坐了四五年辦公室后,李國慶發現,自己還是不甘違背內心,只做一個寂寞的辦公室文員。


他渴望鮮花和掌聲。


文青下海        


2010年12月,當當在紐交所敲鐘上市。李國慶問紐交所主席能不能敲兩下,寓意“當當”。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一個號稱“靠擺地攤都能奔小康”的年代——會做生意的資本家,在此前幾十年的歷次政治運動中被消滅得七七八八,僵化的計劃經濟進行了幾十年。到改革開放前,國民經濟已經瀕臨崩潰。


改革開放開啟中國大陸第一次創業熱潮,只要踏實肯干,就到處都有錢可賺,“造導彈的不如賣雞蛋的”等經典時代俗語也流傳開來。商界一派萬物初生、春光大好的景象,后來變成網絡梗的溫州皮革廠、山西煤老板們,已經在襁褓中醞釀。


乘著改革春風,李國慶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夢想——做“中國最富的100人”,然后就頭也不回地放棄公職下海了。


作為一個名校畢業的頂級知識分子,李國慶一直對自己俗氣的名字耿耿于懷。所以,他要求自己公司的名字一定要有內涵。沉思半晌,李國慶大筆一揮,就叫“北京市科文經貿總公司”。如果不看后面的“公司”二字,旁人多半會誤以為這是哪個政府部門。


名字起好了,賣什么呢?李國慶繼續想,自己投筆從商一介書生,還是要面子的,肯定不能跟著人家鬧哄哄地擺地攤賣百貨。于是決定賣書,主打心靈雞湯,小目標是賺兩輛奔馳——當時,巨富們喜歡開奔馳320,標價32萬。李國慶倒算一通后發現,要賣出去10萬套書才夠錢。


揣著一顆火熱的奔馳夢,李國慶拎上樣書就往武漢和上海跑,隨即遭受人生第一個重大打擊——他一套也沒賣出去,連樣書都用來在火車上跟服務員換了兩盒盒飯。也幸好當年那位列車服務員的素質高,有知識需求,不然,還沒萌芽的當當網,就得早早倒在單程17小時車程的京滬線上了。


多虧李國慶后來功成名就,才能嬉皮笑臉地回憶那段往事:那套書沒賣出去,是因為其中有一本名叫《乘著9路車去天堂》。而當年武漢剛好有一趟9路車,終點是火葬場。


一番折騰下來,李國慶欠了一屁股債,債主怕他跑,就在他家樓下租個房子,成天守著他。在校園里風光無限的李國慶哪里過過這種憋屈日子,他開始反省:行走江湖,還是要把風險管控擺在第一位才靠譜。


這一信念在二十一世紀初那場轟動全球的互聯網泡沫中更堅定了。


2000年,也是李國慶和俞渝一起成立當當的第二年,300萬的年增長額讓李國慶雄心萬丈,仿佛又恢復了在北大校園里揮斥方遒的時候,他斥巨資拉起一支超豪華管理團隊,大家拿著大把公司期權,憋著一口氣要把當當推上納斯達克。


突然,美國股市崩盤的消息傳來,互聯網概念昨天還是香餑餑,轉眼就成了臭雞蛋,慘狀堪比今天的區塊鏈。上市的夢想就地破碎,高管們紛紛離去,李國慶和俞渝登時成了“一腳踹經理”,夫妻倆掩上門,差點抱頭痛哭。


只是哭也沒用,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互聯網相信數據相信忽悠相信出身相信錢,就是不相信眼淚。李國慶仔細反思了彼時的互聯網思維,覺得靠“燒錢換點擊率”不靠譜,盡管這一點現在已經成為了行業共識。俞渝也開始縮緊公司開支,預留一筆錢“過冬”。


那段日子,倆人一邊看著一家家互聯網企業倒閉,一邊憂心忡忡地盤算自家的賬單,誰知,資本寒冬對當當火箭般的成長速度竟毫無影響。即便夫妻倆極力控制發展規模,當當依然以每年200%的增速成長著。靠著謹小慎微,當當熬過了這個冬天。


至此,謹慎保守成了當當行走江湖的圭臬,然而尷尬的是,也成了最終將這個互聯網老大哥推向下坡路的重要因素。


2010年底,京東開啟全品類戰略,打著“三年不賺凈利,五年不賺毛利”的價格戰略侵入當當的命根子圖書領域,當當本來就不大的圖書市場硬生生被掰去一大塊,李國慶被這個隔壁學校的小學弟氣得吹胡子瞪眼,但又無可奈何,只得再去找市場。


經歷過資本寒冬的李國慶和俞渝仍然堅信“錢必須握在手里才踏實”,在每一項投資中都畫上了一條價格紅線。但眾所周知,在日新月異的互聯網泡沫江湖里,資本才是開疆拓土的核武器。


后來這些年,當當做百貨,做平臺,做電子書,做云閱讀,時髦的,一樣沒落下,一樣也沒成功。大家都說這挺符合李國慶文藝青年的標簽,電影話劇小說詩歌,沒有名字不熟的,就是不能往深了問。


說來也怪,從徐小平被俞敏洪請出新東方改扮中國年輕女創業者知音,到戴威的ofo獨角獸夢想破滅自己被限制高消費,再到現在當當面臨的尷尬局面,北大“老中青”三代創業文青,都沒能逃過半途傾覆的命運。


2004年,當當初具規模,亞馬遜提出要以1.5億美元收購當當70%到90%的股份,那時當當一年的銷售額才1億人民幣。俞渝興奮地在廚房走來走去,但李國慶不同意:“再給我三四年的時間,當當能翻一番”。


當時汪延還是新浪網的總裁,他聽說李國慶不肯賣當當,火急火燎地帶著老婆撲到李國慶家,他說:“趕緊賣吧,別做夢了,你看我們新浪網剛上市時16塊一股,現在1塊錢一股,什么時候爬上來?趕緊賣吧,賣了干點別的也行。“


汪延何許人也?人家世代書香門第,他爺爺是中國著名物理學家,他爹自己是1949年后第一批駐法國外交官,拿過法國騎士勛章,幾個伯伯不是院士就是大學校長,比李國慶的出身顯赫太多了。他能上門規勸,應該也是真關心當當。


李國慶沒理他。


2013年到2014年,當當又先后被百度和騰訊兩大巨頭看上,李國慶依然不肯讓步,死守占股不能超過25%的底線,看到這架勢,騰訊也不再多費唇舌,轉身就找了李國慶口中“傻大黑粗”的劉強東。京東在劉強東不太順利的美國求學之旅后,市值依然高達310億美元,而當當作價75億賣身海航失敗,至今無人接盤。


當老大是每個文青的倔強,即使這個老大只是一個“聯合老大”。


行差踏錯        


1995年,31歲的李國慶與30歲的俞渝相識于美國。那時候的俞渝在華爾街已經小有名聲,而李國慶還是個在紐約街頭到處求人買版權的小書商。


最早看清當當宿命的,是蔚來汽車的CEO李斌。不過那會兒,他還是個剛學會敲代碼的小伙子。


1996年,李斌在北大一邊輔修法律和計算機,一邊創辦了“南極科技”,偶然結識剛從美國“開眼界”回來的李國慶。李國慶覺得這位比自己小整整十歲的學弟是個不錯的苗子,就拉上了他一起創業。第二年,李斌以總經理身份參與了當當網前身“科文書業”創辦,李國慶任董事長。


沒想一年后,李國慶將自己剛從美國娶回來的俞渝也安插成了董事長,李斌一看,這不成夫妻店了嗎?趕緊撤了。


事實證明,李斌對企業管理的眼光比對電動汽車的判斷高太多了,非常有先見之明。


后來當當的高層一見到李國慶和俞渝鬧分歧,立馬繞得遠遠:“無論站哪方,都要得罪另一方;哪方都不站吧,又要說我別有用心”。鬧久了,李國慶也后悔,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如果有機會能再來一次,“一定不和俞渝一起創業”。


當當創立后,李國慶的身份一直是“聯合總裁”,外人常對著這個奇怪的頭銜滿臉問號。俞渝說,這是為了顧及李國慶的自尊心,畢竟“副總裁”不太好聽,國慶還是要出去接受媒體采訪的。


一物降一物,世事大抵如此。


在俞渝之前,李國慶交往過六個女朋友,無一例外都出國了,他整個一出國培訓班班長。在當年,連申請護照都需要層層審批、說明嚴肅理由,可不是一般人能奢望的事情,由此也可見李國慶的社交質量之高。


30歲那年,李國慶覺得是時候找個人安定下來了,但他非海歸不可,卻沒聽說有哪個已經出去的真愿意回國變成“海歸”。


他決定出國找一找。


1995年,李國慶已近32歲,他在美國碰到俞渝,后來的事情就變得理所應當。俞渝是紐約大學MBA畢業,在華爾街做風投,已經開始嶄露頭角。兩人花了三個月時間了解,然后迅速結婚滾床單,一同回國。對于和俞渝結婚這事,李國慶承認他目標明確,是“早有預謀”。


后來的十幾年里,不同于功成勇退現在又出山的“百度第一夫人”馬東敏,號稱“中國第一個從索羅斯手中拿到錢的女人”的俞渝一直擔任著當當的聯合總裁,與李國慶平起平坐。即使李國慶氣急拍著桌子叫罵“俞渝你給我閉嘴,這事聽我的,你就好好當CFO”,俞渝也寸步不讓。


在當當任職過的老員工都說,企業領導做決策,要考慮數據、市場、競爭對手等一系列因素。但在當當,夫妻關系也成為影響決策的因素,而且還是重要因素。為了做成一件事,李國慶會花上足夠多的時間說服俞渝,或者反之,如果兩人意見統一不了,那就再推遲三個月做決定。


更激烈的版本說,開會時吵得厲害,李國慶甚至會做出家暴的姿態,當然從來沒敢真正付諸實施。當當的產品項目組,如果匯報關系分屬夫妻兩人,最后李國慶的項目都是被砍掉的命,這也是互聯網產品圈里公開的秘密。


2004年底,當當剛熬過寒冬,去哪兒網的聯合創始人戴政還是當當旗下的市場和廣告總監,在目睹了當當總裁辦年度總結會上的一幕后,他第一次萌生出離開的想法。當時,由于2004年整體業績沒有達到預期,俞渝當著所有人的面對李國慶以近乎質問的語氣說“怎么沒有完成?”


一分鐘沉默后,李國慶當場向俞渝提出辭職,第二天,沒有來公司,但到了第三天,就沒事人一樣地回來了。


夫妻本是同林鳥,一起創業老想分。對于這段關系,李國慶自己在朋友圈總結:“所謂的婚姻就是有時候很愛他,有時候想一槍崩了他,大多時候是在買槍的路上遇到了他愛吃的菜,買了菜卻忘記了買槍,回家過幾天想想,還得買槍”。


相愛相殺        


2015年的雙十一過后,李國慶與劉強東在北京一家餐館喝酒,同席的是聚美優品的陳歐。


和李國慶賣書起家一樣,早年只做3C的劉強東,最初在中關村租了個攤位賣刻錄機和光盤,后來生意做大,搬到了海龍大廈。據說倆人離得最近的時候,從李國慶辦公室的窗戶往外探頭,就能看到劉強東在海龍大廈底下搬箱子。


或許是因為兩人都在創業維艱時期被初戀拋棄過,惺惺相惜,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李國慶和劉強東走得很近,經常約在北大西門一起喝大酒吹牛,情到深處,還和凡客的陳年一起來了個三方之約:


你在海龍做3C,我在書店街做圖書,陳年在凡客賣背心,我們一起干馬云!


聽起來怪嚇人的,雖然杰克馬打得一手好太極,但是以一敵三也讓人揪心。誰知道,馬云還沒有被干倒,劉強東就率先打破了這份君子協議。


2010年底京東商城啟動全品類戰略,切入了大哥的圖書領域。大哥受不了這個氣,立即在2011年對數碼電器自殺式降價,“我為什么賣3C啊?很簡單,為了解氣。京東賣圖書我就賣3C,我有錢!”李國慶還不忘氣勢滿滿地到處揚言“京東的資金熬不過年底”。


劉強東也很生氣,他最討厭別人質疑他的經濟實力。索性在微博上邀請李國慶來查賬,京東賬上若低于60億現金,劉強東個人捐款1000萬元,否則對方捐500萬元。


后來,這場賭局不了了之,這大概就是所謂商業默契。所以心里亮堂堂的這兩位,肯定不會對雷軍和董明珠的10億賭約有過多期待。


不過那時的李國慶面對京東價格戰,確實信心滿滿,在他眼里,劉強東就是個不懂事的小弟,拋出一句“當當網做3C產品只是權宜之計,若對手放手當當也會放棄”。意思是,你京東要玩我就花錢陪你玩,反正你也玩不了多久。


但李國慶沒想到,京東還真把這場價格戰打到底了——全場圖書1折起,滿200減100、免費送、折上折......8000萬的降價補貼,直接讓當當的4000萬補貼如同燒紙。


李國慶這才開始著急,罵劉強東“既沒有戰略,又不懂事”,放著4000億的服裝市場不占,跟當當搶300億圖書的小生意,沒出息啊。


然而,此時已穩穩掌握主動權的劉強東,絲毫不受這位大哥的嘴炮攻擊影響,清點完戰場后,立馬又向老東家老虎基金和DST要了15億,調轉炮口開始壓制蘇寧和國美。2015年,京東第三季度的總營收出爐——441億美元,當當同期總營收僅為23.71億,相差整整20倍。


到了2016年9月,當當網完成私有化退市,市值5.37億美元,不到上市高峰時刻的四分之一。一片唏噓和指責聲中,劉強東又陰陽怪氣地上來補了一刀:“國慶在微博說我壞話最多了,但我對李國慶從來沒有討厭過,我喜歡跟他喝酒,跟他聊天”。


終        


早年俞渝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說,嫁給李國慶是為了“做柔軟的幸福女人”


當當上市的時候,李國慶沒顧忌俞渝就在旁邊,把自己的前女友也請來敲鐘,一夜夫妻百日恩,居然還給了些親友股。對于此事,他常常引以為傲。俞渝也不太在意,說給親友股,那是自己建議給的。


究竟是誰的主意,已經沒必要去深究。那時候李國慶還是當當第一大股東,公司控制權牢牢攢在他手里。


這么些年過去,當當每況日下,完成私有化以后,俞渝持股上升到64.2%,而李國慶則只占27.51%。當當實際控制人已經變成了俞渝。


待到李國慶評論劉強東事件的微博發出,當當網官方微博迅速撇清和他的關系,說李國慶早已離開當當管理層。除了對其言論進行“強烈譴責”,還勒令李國慶換掉其個人微博頭像中的當當LOGO。


遙想當年,李國慶在公開場合炫耀起自己的“六個女朋友”,俞渝只是波瀾不驚地在旁回了一句:


李國慶在我生活里有很重要的位置,但是我想說的就是一個幸福的女人后面她一定有十個甚至二十個她的男朋友,這些男朋友在我們家名詞中間都叫超級備胎,有陪著買衣服的,有指導做飯的,有幫著讀書的,有帶孩子滑雪的,這些人都是男性,都是我的好朋友,他們中間大概有些人跟國慶也不錯。


【參考資料】

【1】陳實:《李國慶:活在“襠”下》.藍媒匯

【2】吳曉波:《吳曉波:謝謝李國慶》.虎嗅網

【3】黃秋麗:《豪客許家印》.中國企業家

【4】王芳潔:《中國版蓋茨比 許家印》.中國企業家

【5】熊劍輝:《力挺俞敏洪的他,用11年干成老大,卻在之后6年掉隊到“寄人籬下”》.華商韜略

【6】嚴沁雯:《隕落與上升 李國慶和王興的格局對話》.財聯社

【7】唐三角、呂蓓卡:《當當,你媽貴姓?》.山河路人

【8】陳墨:《當當李國慶的三場炮戰》.每日人物

【9】王燕青:《出版業想念當年的李國慶》.南方人物周刊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蓋飯故事TheStory(ID:gffeature),作者:唐婉婷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回頂部
收藏
評論27
點贊88
2018最新午夜伦理电影在线观看_韩国伦理片_秒播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