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正在乘勢崛起
2019-10-24 10:47

越南,正在乘勢崛起

作者:薛洪言,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對于越南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東南亞旅游勝地的固有標簽里。新聞里不時看到越南制造業崛起,也知道不少互金機構出海東南亞,首選便是越南,但也只是當新聞看看。


打破固有印象,最好實地看一看。近期受邀參加越南“2019年胡志明市經濟論壇”,有機緣看到一個活力的城市,感受到一個立體的越南,把所思所想訴諸筆端,便有了這篇文字。當然,這不是一篇游記。


增長,活力的源泉


對胡志明市的第一印象,是“車如流水馬如龍”的摩托車大軍。胡志明市很多路口不設紅綠燈,靜候路口時,看著摩托車流如潮水般不息,不得不主動走入車流,在彼此避讓交匯中過到馬路另一邊,這個過程中,感受最大反倒是一個城市粗放原生的活力。



說到活力,胡志明市遠不如中國一線城市那么行旅匆匆,遍布大街小巷的人字拖和咖啡館,彌漫的仍是旅游城市特有的閑適,但這個城市給人的感覺卻是閑適中透著活力。


作為中國人,對這種活力并不陌生:活力因希望而生,希望因發展而有。發展是硬道理,是城市活力的源泉。


1991年以來,越南GDP年均增速高達6.9%(過去十年平均為6.3%)。作為越南最發達的城市,胡志明市近年來(2010-2018)GDP年均增速更是高達9.42%。經濟持續增長,收入持續提升,希望和活力隨之而來。


對居民收入增長感受最深的,是用工企業。調研胡志明市同業機構,普遍反映這些年胡志明市用工成本顯著提升,房租也越來越貴。如一個有經驗要求的外資銀行基層崗位,2萬人民幣的月收入未必能招到人;而好地段的商業地產,租金已不低于國內北上廣深的水平。


似乎有些夸張了,尤其是考慮到越南人均GDP僅略超中國的四分之一,胡志明市人均月收入也只有3000元人民幣左右,成本怎么能比肩中國的北京上海呢?


其實,同業反映的信息恰恰是越南高端資源市場供求失衡的一個側影。近些年外資加速入場,越南本土人才在極端時間內遭遇供不應求,高端地產租金更是水漲船高,高增長背后,越南在人才教育、地產布局、基礎設施等底層資源供給方面出現了缺口。


從中國的經驗看,經濟增長對基建升級換代的需求,反過來會通過基建本身拉動經濟繼續增長,步入一種良性循環。


遙想中國2005年之前,加入WTO推動出口高增長,制造業產能大幅擴張,電力、物流等基礎設施供應立馬捉襟見肘,為突破基建瓶頸,中國各地相繼步入基建熱潮,拉動經濟增長再上新臺階。


越南面臨著相似的機遇窗口。中美貿易摩擦以來,大量中國企業轉戰越南,越南對外貿易額大踏步向前。2017年,越南出口總額2152億美元,同比增長22%,增速翻了一番;2018年,繼續保持了13%的增速。從結構上看,超過七成出口產品屬外資成分。


有當地朋友戲稱,中美兩國貿易摩擦以來,每一次關系緊張,都伴隨著一波中國人來越考察,其中一些人會留下來,反復幾次后,最終沉淀下來大量的產能。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末,越南已建立工業園區326個,合計入園項目1.55萬個,52%為外資。


外資加速入局,進一步凸顯了越南在中高端人才、基礎設施等方面的缺口,補短板會驅動一波基礎設施升級換代潮,而基礎設施的升級,則為下一階段高質量發展奠定基礎。


環環相扣,前景可期。


制造業崛起后的城市野望:逐夢金融中心


制造業和基建的發展,需要金融資本支持,要匯集金融資本,建設金融中心自然提上日程。


以越南現有經濟基礎,只能發展培養一個金融中心。越南總人口9600萬,1200萬在胡志明,還有800萬在河內,越南的金融中心,自然不出這兩大城市。二者相比,河內雖為首都,但無論是人口、經濟、區位條件,均不及胡志明更有潛力。


此次胡志明經濟發展論壇,主題就是“將胡志明市發展成國際和地區金融中心”,在胡志明市人民委員會主席阮成峰的開幕致辭以及越南其他政府官員的發言中,對建設胡志明國際金融中心志在必得,更是屢屢提及香港和上海,視之為學習對象和趕超目標。



之后,多國專家共議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經驗,一個細節則是,長達幾個小時的議程中,政府官員全程記筆記,學習態度之恭敬嚴肅,令人視之心有戚戚焉。


中國一路從改革開放走來,當年我們學習先進國家經驗,何嘗不是這樣如饑似渴、謙虛嚴謹呢?如今越南,也走在了乘勢追趕的路上。


建設金融中心,決心還是其次,自身條件才是關鍵。區位因素不再多言,在這里簡單說一說越南銀行業的發展。


越南銀行業類型與中國相似,有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合作銀行、合資及外資銀行、政策性銀行及銀行合作社等,從資產規模角度看,七家國有銀行(農業銀行、越南工商銀行、越南銀行、越南投資發展銀行、GPBank、CBBank和海洋銀行)占比48%,股份制銀行占比41%;合資及外資銀行占比約在10%左右;其他類型銀行只是補充;從盈利能力看,資產回報率在0.7%左右,資本回報率約為9%。


據越南央行數據,截止2019年7月,銀行業貸款余額共計2.29萬億元人民幣,就行業分布來看,貿易、工業、建筑業位居前三甲,與其產業結構相適宜。



此外,越南股票市場正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數據顯示,2017年,越南經濟發展所需資金35%來自資本市場;2018年,股市總市值為1.15萬億元人民幣,約占GDP的72%。同期中國A股市場總市值為47.8萬億人民幣,GDP占比僅為53%。從投資風格看,越南股民偏好大藍籌,習慣持有吃股息,短炒投機的氛圍遠不如國人。


就當前金融市場深度和廣度看,建設金融中心自是任重道遠。但實體起則金融興,只要實體經濟能繼續高增長,根基扎實了,再輔以頂層規劃和有序落地,金融中心建設并非空中樓閣。


一如胡志明市人民委員會主席阮成峰在開幕致辭中所言,“胡志明市承諾將竭盡全力保障政治、社會環境穩定,保證投資商的正當利益,為金融組織在胡市穩定活動創造便利條件。我們希望將胡志明市與各個金融中心相連接。”


誠能如此,不愁事不能成。


越南的年輕人,越南的明天


2015年以來,越南制造業一直保持著兩位數以上的增速。制造業的高速發展,離不開勞動力的支持。越南9600萬人口,平均年齡只有29歲,15-34歲人口占比高達32.8%,年輕人口居多。


與國內相比,越南年輕人更加追求工作與生活的平衡,996是不存在的,大家晚上還要在咖啡館酒吧游冶開懷。不過,據當地的一些外資企業稱,論及在職場中的表現,越南員工與東南亞其他國家不同,更像中國和日本,比較負責,執行力也強。只是整體教育水平較國內落后,外資企業進來后,必須要做一輪針對性培訓。


從文化的角度看,除了深受西式文化影響,越南民眾對日韓文化接受度也很高。專門去轉了當地一家較大的書店,一共三層,外文書很多,英文占大頭,其次是日文和韓文,中文書則一本也沒有。書店營業員非常肯定地搖頭“no Chinese book here”,去咨詢當地朋友,他們的反饋也是胡志明市的中文書籍很少見。


同樣的,大街上能看到韓式餐館、樂天商超、日貨精品店,甚至越南四大國有銀行也在相繼引入日韓金融巨頭作為戰略投資者。相比之下,中國元素仍顯稀缺。


從經濟上找原因,我想與各國資本入越的產業形態有關,中國注重產能外遷,看中了越南便宜的勞動力;而日韓則能注重從服務業著手,做一些更貼近社會民生的布局。


以韓國樂天集團為例,在越南布局有十年之久,設有20多個分支機構,員工總數超過一萬人,客戶總數超過350萬,占越南總人口的3.6%。樂天集團在越南有商超、影院、地產、金融等多條業務線,真正融入了越南大街小巷,韓式文化也就滲透進越南中產和白領的生活中。


相比之下,中國企業入越,集中在制造業產能外遷,與藍領工人有大量接觸,與中產和白領則少有來往。中產和白領群體,是社會輿論的中堅力量,更是高凈值產業的主流消費群體,中國企業與他們疏遠,他們自會對中國疏遠。大街小巷里難見中國元素的蹤跡,社交平臺上仍散落著不少對華刻板印象,大概與此有關。


要理解越南年輕人,還需要了解他們的愛國教育和民族情結。


胡志明市繁華地段的一個步行街廣場上,定期會有免費演出,我們當天看到的,便是一出愛國主義題材的舞臺劇。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一群年輕人慷慨激昂地訴說表達,雖聽不懂說什么,卻自有一種感染力。


(年輕人露天公開演出)


臺下的觀眾里,有一臉好奇忙著拍照錄影的游客,有激動興奮拼命鼓掌的年輕人,甚至還有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古稀老人,與推輪椅的人低語訴說著埋藏在歷史云煙中的過往。


臺上演員、臺下觀眾,周遭彌漫的激昂音樂和慷慨演講,還有不遠處嬉笑著喝咖啡的三兩年輕人,構成一幅生動多元的城市夜生活畫面,讓人心有所感卻無言以發,久久不能釋懷。


年輕人,真是一個國家蓬勃發展的核心依仗。


仍有不確定性


前進的路上不會一帆風順,越南的崛起之路也存在不少障礙。維度很多,這里僅以基建為例簡單闡述。


現階段,基礎設施已成為越南經濟發展一大阻礙。基建離不開兩件事,一是政府財力,二是拆遷征地。在中國,兩件事是一件事,土地國有,賣地為地方政府提供資金,拆遷征地也有據可依,各種基建配套可高效率建設起來。


但在越南,土地個人持有,可自由交易,政府既缺乏賣地收入,更不可能高效地征地拆遷,要完善基建配套,就面臨很大的阻礙。


基礎設施配套跟不上,資源流動受阻,經濟高速發展的后果便是資源積聚擁塞。水滿則溢,帶來的不是普遍意義上區域間梯次轉移的有序發展,而是特定區域要素價格畸形,并加速貧富差距,不利于中產階層的形成,最終影響經濟穩定和可持續發展大局。


就現在的越南而言,經濟高速發展30年,但胡志明和河內之外沒有孕育出新的經濟強市,兩大城市內部發展也不均衡,華屋與棚戶間雜、汽車與摩托并行,道路狹窄,常態化擁堵,城市發展上檔升級,仍有一大段路要走。


世行專家曾于2019年初發布專題報告,稱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越南未來十年必須保持7%至7.5%的GDP增速;而越南政府也規劃著2030年要成為中高收入國家,2045年要邁入高收入國家之列。


無論哪個角度,未來十年,對越南都至關重要。對中國企業而言,如何更好地把握越南崛起的機遇,也值得更多地探討和思考。


未來如何,拭目以待。


作者:薛洪言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贊賞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

支持一下 ??修改

確定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回頂部
收藏
評論10
點贊13
2018最新午夜伦理电影在线观看_韩国伦理片_秒播影视